鐵血巾幗 第八十五章 偶遇仇敵麻田

小說:鐵血巾幗 作者:輕舟遠房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源網站:siluke

-

在霍家貿易書行,譚掌櫃向陸珊傳遞了情報,還通報了薑同誌的危險,看到陸珊急切的樣子,譚掌櫃遺憾的搖了搖頭回答:“這個傢夥很狡猾,目前我們還冇有掌握他的行蹤,放心吧,一有這個傢夥的訊息,我會馬上通知你們,除掉這個危險分子,還要依靠你們幾個人”。

陸珊回答:“譚掌櫃,一有訊息,我們馬上采取行動,我過幾天,完成襲擊日軍港口的任務,就會再來這裡,一定要想辦法除掉這個變節分子”,陸珊想到當時組織上不惜代價的營救自己,薑同誌冒著暴露的危險給自己傳遞情報,自己也一定要想辦法保護薑同誌。

回到熊耳村,已經是黃昏時分了,陸珊把幾個人召集到一起,商量襲擊日軍長江港口的對策,李久福笑著建議:“陸參謀,我們可以還向鷹嘴嶺一樣,在日軍港口附近點上幾堆篝火,給我們的轟炸機指引目標”。

高文和搖了搖頭說:“老李,冇有那麼簡單,港口會停留很多船隻,又在江岸邊,我們點起篝火報信,不會那麼容易,我看還是實地偵查偵查,在作計劃”,赫平對高文和的話很讚許:“文和,說的很有道理,港口占地麵積大,不是一個小小飛機場能夠比擬的,我們還是偵查以後再說吧”。

陸珊覺得大家說的都有理,最後總結說:“大家說的都有理,我們還是要實地偵查,我們晚幾天回雲橋寨,直接去相馬鎮找秦掌櫃,然後直接去坪山縣,我們在皖北山區這麼久,還冇有注意這個坪山縣”。

長江水千年滔滔不息,兩岸風光無限,在北岸有一處險峻的山峰,山峰高百米,坡勢很陡,幾乎直上直下,皖北當地人稱之為雲長峰,傳說三國時期的著名大將關羽曾經在此駐軍,因此稱之為雲長峰,雲長峰頂上還有一座關帝廟,香火極盛。

坪山縣港口在雲長峰西北,正好在雲長峰下,抬頭仰望可以看見雲長峰頂上的關帝廟,這一帶水勢平緩,水麵寬闊,能夠停留大型船舶,日本人占領坪山縣後,看中這一處港口,轟走了附近的漁民,建起了一個大型港口,幾次日軍的軍事行動,都是以坪山縣港口為基地,調運兵力和物資。

因為對坪山縣情況不明,陸珊決定還是自己和高文和先進入坪山縣,摸摸情況,赫平幾個人隱蔽在坪山縣縣城外的山上,“我和文和去坪山縣城,摸摸情況,赫參謀負責帶著大家隱蔽在坪山縣城外”,陸珊吩咐說。

高文和騎著一輛時尚的哈雷摩托車,紫色夾克,金絲眼鏡,後座上的陸珊身著黑色的皮褲,灰色短夾克,波浪長髮,堪堪一對富家情侶,飛馳在皖江公路上,“笛,笛笛——”,高文和很少起摩托,冇想到騎起來如此愜意,興奮的使勁按了按車笛。

坐在摩托車後座的陸珊,感到了高文和的興奮心情,緊緊摟住高文和,提醒說:“文和,表現的隨意一些,不能太興奮,我們是富家情侶,騎摩托車旅行是很正常的,要有一些富家公子的派頭”,陸珊的提醒,高文和從興奮中回過神來,把摩托車車速降了下來,無奈的說:“珊珊,騎摩托車,真讓人興奮,向騰雲駕霧一樣,要是冇有任務多好啊,哎,日本人什麼時候能滾回老家去,我就騎著摩托車回老家看看”。

皖江公路從坪山縣縣城穿城而過,皖江公路是日軍的主要戰備公路,接近坪山縣縣城日軍哨卡林立,戒備森嚴,日軍哨卡在皖江公路北側,位於山腳下,日軍哨卡是一個木製崗亭,黃色亭頂,右側插著一麵日本國旗,公路兩側壘起了高高的沙袋,充作人工掩體,上麵架著兩挺歪把子機槍,路中間是木製路障,氣氛森嚴,四五名日本兵凶神惡煞的般站在木製路障前。

看到歪把子機槍黑洞洞的槍口,還有凶神惡煞的日本兵,高文和興奮的心情蕩然無存,隻是感到壓抑,在木製路障前高文和緩緩停下了摩托車,從車上下來,看到一名日軍少尉向自己走了過來,高文和急忙向日軍少尉深深的鞠了一躬,陪著笑臉說:“太君,辛苦了”。

日軍少尉個頭不高,但是很敦實,揹著手槍,挎著日式軍刀,使用不太熟練的漢語,嚴厲的問:“什麼的乾活,證件的有”,高文和掏出藍色的證件,雙手奉上,回答:“回太君的話,鄙人廬城特高課警員”。

日軍少尉接過高文和的證件,打開一看,證件上寫著特高課經濟調查室乾事,李協,知道是特高課人員,日軍少尉態度緩和了許多,看著高文和問:“李桑,到坪山縣城執行什麼任務”,高文和立正回答:“讓太君費心了,冇有什麼任務,這幾天休假,我帶女朋有來坪山縣城遊玩,看看長江,釣釣魚,讓太君費心了”。的日軍軍官

“吆西”,日軍少尉羨慕的看著高文和和陸珊,戰亂時期,還有這麼一段閒暇時光,還能夠帶著女朋友到處逛逛,口氣溫和的回答:“最新規定,所有軍警人員來到坪山縣都要登記,過去登記吧”,說著,日軍少尉指了指崗亭傍邊的一張長條桌子。

高文和接過證件,正要走向自己的摩托車,忽然對麵塵土飛揚,來了一隊摩托車,有四五輛三輪摩托車,三輪車上坐滿荷槍實彈的日本兵,摩托車對在崗亭前停了下來,一個日軍軍官從摩托車上下來,緩步走向高文和。

從摩托車上下來的日軍軍官看起來職位不低,那個日軍少尉急忙跑過去。立正敬禮,嘰裡呱啦說了幾句日語,高文和不懂日語,估計就是報告檢查之類的話語,高文和回身和陸珊對了一下眼光,陸珊輕輕的點了點頭,意思是知道了,要警惕小心。

向高文和走過來的日軍軍官,中佐軍銜,三十多歲,瘦高個,腰板挺直,挎著日式軍刀,高文和還注意到這名日軍中佐右臉上有一道深深的傷疤,看起來有些讓人恐怖,實際上這名日軍中佐,是陸珊和高文和的老對手,也可說是仇敵,矢村旅團直屬隊隊副麻田。

麻田現在是坪山縣日軍最高指揮官,他臉上的那到傷疤,還是去年在野豬嶺與陸珊和高文和的部隊進行叢林作戰,被炸傷留下的,世界很大也很小,麻田和陸珊、高文和經過多次生死對決,隻是雙方素昧謀麵,都想不到對方就是自己的死對頭。

陸珊低聲提醒高文和:“文和,過來的是日軍中佐,看起來不好對付,你要冷靜”,“知道了,我早有準備”,高文和低聲回答。

麻田看到高文和和陸珊穿著時尚,好像是一對富家少爺和太太,疑慮的盯著高文和看了一會兒,表麵上卻很客氣的問:“先生,是作什麼的,從哪裡來啊”。

高文和感到來的這位日軍中佐,漢語流利,緊盯著自己不放,急忙又拿出證件,雙手遞給麻田,陪著笑臉回答:“太君,太客氣了,稱我先生可不敢當,卑職特高課經濟調查室李協,從廬城來,到坪山縣遊玩遊玩”。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鐵血巾幗,鐵血巾幗最新章節,鐵血巾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