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巾幗 第二百五十章 湘陵渡口

小說:鐵血巾幗 作者:輕舟遠房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源網站:siluke

-

“不許動,舉起手來——”,高文和帶人圍了過來,肖東和章達的朗寧輕機槍對準了十幾名皇協軍士兵,皇協局指揮官,一名皇協軍中尉,原來坐在第二輛摩托車上,被手雷的爆炸衝擊波摔出摩托車,雖然冇有受傷,但是大簷帽甩得不知去向,臉上沾滿了塵土,踉踉蹌蹌的爬了起來。

皇協軍中尉看到周圍七八隻黑洞洞的槍口,還有兩挺勃朗寧輕機槍,知道反抗無益,而且朗寧輕機槍雖然猛烈開火,並冇有傷人,知道這是人家已經手下留情了,急忙舉起雙手喊道,“弟兄們,舉手投降,投降,都是華夏人,不會傷害我們的”。

十幾名皇協軍士兵放下手中的三八大蓋步槍,在公路一側列隊,赫平走了過來,看了看皇協軍中尉,皇協軍中尉三十多歲,中等個頭,體態微胖,赫平問:“皇協軍中尉,那個隊伍的,叫什麼名字,怎麼來到了德龍嶺”。

皇協軍中尉向赫平深深的鞠了一躬,陪著笑臉回答:“謝謝長官手下留情,鄙人葛民德,皇協軍獨立第三旅八連中尉副連長,奉皇軍——”,說到這裡,葛民德停頓了一會兒,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個嘴巴,改口說:“奉日本人的命令,巡查德龍嶺公路,聽到槍聲和爆炸聲,知道日本人的野戰醫院出事了,就趕了過來”。

“奧,你們倒是作戰很積極呀”,赫平口氣有些嚴厲,“我知道一般的皇協軍隊伍,聽到槍聲就跑了,你和他們不一樣啊,聽到日本人有事,急急的跑了過來,對日本人很忠心哪”。

葛民德聽出赫平有些不高興,急忙回答:“長官誤會了,我對日本人哪有什麼忠心不忠心的,不過是混口飯吃,是這樣,日本人現在實行連坐製度,如果見到日本人有事不營救,臨陣逃脫,我們一連人都要受罰,長官也受牽連”。

葛民德講了一件事,幾天前,湘河大橋被炸斷,湘河大橋守備的日軍遭到攻擊,當時保安三團團副帶著四五十人就在附近巡邏,保安三團團副聽到槍聲,不但冇有救援湘河大橋的日軍,反而帶人逃跑了,編造了一個理由,說華夏軍幾百人攻擊湘河大橋的日軍,還有重炮,日本人知道了這件事,經過調查,實際上攻擊湘河大橋的華夏軍隻有幾十個人,隻有一門六零炮,就把保安三團團副以下六名皇協軍軍官都槍斃了,所以,葛民德帶著十幾名皇協軍士兵,知道日本人的野戰醫院遭到襲擊,想調頭跑了,又害怕日本人的處罰,因此猶猶豫豫,裹足不前。

赫平聽了葛民德講述的事,想起了那天炸斷湘河大橋的事,冇想到還有幾十名皇協軍就在附近,態度好了許多,心裡也有些同情葛民德,謹小慎微,戰戰兢兢,時刻提防著日本人,“好了,你們也不容易,你們積極救援日本人的野戰醫院我就不追究了”。

葛民德深深的鞠了一躬,“謝謝長官,寬容大度,饒過卑職”,赫平問道:“你們幾個皇協軍,還騎著摩托車,從哪裡來的”。

葛民德回答:“我們是湘陵渡口的守軍,負責這一段公路的巡邏,今天是我值日,帶著幾個弟兄剛出來不久,就碰到長官幾位了”。

這附近還有一個湘陵渡口,赫平來了興趣,追問道:“湘陵渡口,距離這裡多遠,有什麼用途”,葛民德回答:“長官,幾天前湘河大橋被炸,日本人運送物資交通線中斷,湘河下遊的湘陵渡口一帶水麵寬闊,水勢平穩,河水深度達到十多米,可以停泊中型船舶,因此湘陵渡口被日本人臨時征用,是向長沙前線運送物資的重要渡口,湘陵渡口距離這裡六十多華裡”。

赫平回身看了看陸珊,高文和,陸珊,高文和一直在赫平身後,聽到了赫平和葛民德的對話,知道日軍又啟動了新的交通線——湘陵渡口,這是個新的情報,高文和向前跨了一步,來到葛民德麵前,嚴厲的說道:“湘陵渡口,你既然是守備連中尉軍官,對湘陵渡口的日軍部署一定瞭解,如實說來,不得有隱瞞”。

葛民德看到高文和態度嚴厲,知道事情有些重大,急忙回答:“長官放心,我一定如實稟報,冇有一絲隱瞞,湘陵渡口臨時組建,日軍隻有二十幾個人,負責碼頭警戒,和聯絡,湘陵渡口警備主要力量是我們皇協軍獨立第三旅八連,獨立第三旅八連齊裝滿員一百一十五人”。

高文和對葛民德的回答很滿意,“葛中尉,我們都是華夏人,你提供的情報準確,我會上報上峰給你記功,二十幾個日軍和獨立第三旅八連裝備如何”,葛民德的回答,“我們獨立第三旅八連裝備重機槍一挺,歪把子機槍十二挺,士兵都是三八大蓋步槍,軍官配備南式乙型自動手槍,日軍配偶有兩門九二步兵炮,主要是防止湘河水麵上對渡口的攻擊,還有六名日軍炮兵,碼頭上的日本人配備了百式衝鋒槍”。

湘陵渡口,二十幾個日軍,一百一十五名皇協軍,歪把子機槍十二挺,重機槍一挺,兩門九二步兵炮,西箐嶺遊擊支隊加上蝙蝠行動隊一百五十多人,兩挺歪把子機槍,兩挺美式勃朗寧輕機槍,突然襲擊,勝算很大。

“陸參謀,赫參謀”,高文和狡黠的笑了笑說:“有一個好機會,拿下湘陵渡口,打亂日軍交通線,不給日軍喘息的機會”,陸珊也感到是個好機會,就是必須得到趙簡的支援,自己不好私自作決定,回答:“文和,是個好機會,走,我們找趙參謀長商量商量”。

赫平有些驚異,害怕日軍有詐,隱瞞實力,急忙問道:“葛中尉,據我所知,向這樣重要的交通關鍵,應該有日軍防守,怎麼會以你們皇協軍為主哪”,葛民德回答:“長官有所不知,現在長沙前線戰況吃緊,日本人兵力不足,大部分日本人都調往長沙前線,一些後勤運送主要靠我們皇協軍獨立第三旅”。

赫平態度嚴肅起來,對十幾名皇協軍士兵訓話,“你們今天表現不錯,聽到槍聲就舉手投降了,稍等一會兒,會放你們回家,還會發給你們路費,記住,回家以後不能在為日本人做事了,更不能作惡,知道了嗎”。

留下李久福幾個人看守皇協軍俘虜,陸珊,高文和,赫平,郝明貴和江嵐沿著公路向日軍野戰醫院的位置走去,隻有三百多米的距離,幾分鐘以後就到了山腳下,戰鬥已經結束,日軍野戰醫院院內橫七豎八躺滿了日本兵的屍體,幾頂帳篷還在冒著黑煙。

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在打掃戰場,搬運糧食和醫療物資,陸珊看到,十幾名日本人整齊的站在山腳下,栓子正在給他們訓話,十幾名日本人都是醫護人員,有醫生,也有幾名女護士,穿著白大褂,一名日本醫生似呼在和栓子辯解,呱拉呱拉的日本話,激怒了栓子,栓子揚起手裡的槍托,狠狠的砸在日本醫生的前胸,日本醫生身體晃了晃,摔倒在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鐵血巾幗,鐵血巾幗最新章節,鐵血巾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