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巾幗 第一百三十章 奉命去夏陽城

小說:鐵血巾幗 作者:輕舟遠房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源網站:siluke

-

豪格密碼本,陸珊聽到又是豪格密碼本,心裡有些疑慮,回答說:“執行上峰的命令是我們份內之事,一定是會執行鄭高參的命令,但,我還是有些疑慮”。

“奧”,聽到陸珊有些疑慮,這倒是蘇格冇有想到的,“什麼疑慮,說出來聽聽,鄭高參這樣安排,主要是考慮到保密的問題,你們的行蹤冇有人知曉,夏陽是日軍在長江南岸的主要據點,去夏陽取回豪格密碼本,難度一定很大”。

“是這樣,蘇處長”,看到蘇格有些誤解,陸珊解釋說:“您還記得秦篙這個人嗎,他原本是中統人員,後來被日本人策反,就是以他獲得了豪格密碼本為誘餌,設下埋伏,準備在廬城抓捕我們,幸虧我們及時發現了他的陰謀,才得以脫身,這次又是豪格密碼本,這一次會不會還是一個圈套”。

提到秦篙這個人,蘇格記憶深刻,當時還是自己向陸珊下達命令,要把秦篙抓捕,帶回豫西總部,後來陸珊事出緊急,不得已擊斃了秦篙,這也是陸珊受到審查原因之一,難怪陸珊心存疑惑,蘇格笑了笑回答:“你的想法也不是冇有道理,現在我們和日本人相互滲透,很難保證什麼事不發生,但是——”。

蘇格拿出一張夏陽市政地圖,攤在辦公桌上,審視了一會兒,接著說道:“這次與廬城你們被伏擊的事不同,那一次日本人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想消滅你們這支潛伏的華夏軍,目的明確”。

蘇格把夏陽市政地圖遞給陸珊,接著說道:“這張夏陽市政地圖,對你們行動是用處很大,這一次貓頭鷹並不知道你們是誰,也許你們就是潛伏在夏陽城周邊的一支普通**人員,或者其他的軍統人員,冇必要處心積慮算計你們,還有豪格密碼本,對黨國的重要性你心裡清楚,我們不但可以監視日軍在華夏本土的活動,還可以幫助美利堅國,監視日軍在西太平洋的活動,即使有風險,冒這個險也是值得的”。

陸珊雖然心裡還有疑惑,但是看到蘇格態度堅決,不好再說什麼,立正敬禮說;“是,卑職一定執行命令,完完全全的把豪格密碼本帶回來”。

嘉陵江山城段,水麵不寬但水勢湍急,洶湧澎湃,朝天門碼頭的嘉陵——013客輪,隨著洶湧的水流起伏跌宕,搖擺不定。

嘉陵——013號客輪,噸位一千五百噸,長度八十五米,寬度十二米,吃水深度六點五米,屬於客貨混裝輪船,民國時期屬於噸位比較大的輪船,經營路線是山城朝天門碼頭至金陵下關碼頭,行駛水路裡程一千九百公裡,沿途還要停靠十幾個港口,行駛時間大概三天左右,“嗚,嗚——”汽笛鳴叫,上午九點一刻,準時起錨離岸,順流而下,三十幾分鐘後,嘉陵——013號客輪左轉舵,緩緩的彙入長江主航道。

在嘉陵——013客輪經過下江村江段,陸珊站在前甲板上,抬頭仰望下江村,懸崖峭壁,幾乎直上直下,時隱時現可看見房屋的影子,江麵狹窄,水勢洶湧,嘉陵——013客輪隻能隨著湍急的長江水順流而下,根本冇有轉舵的機會。

因為隻是去夏陽取豪格密碼本,陸珊和赫平商量,估計不會有大的戰鬥,人多目標大,反而容易暴露,不用去太多的人,由陸珊、高文和,赫平還有李久福組成一個精乾的小組,陸珊和高文化扮成一對年輕的夫妻,赫平和李久福扮成客商,山城日本特務活動猖獗,為了保險起見,防止有日本間諜跟蹤,他們裝作互相不認識,平時隻是用眼神和手勢交流。

“文和,如果日本飛機來這裡轟炸,真是躲無可躲,隻能等著挨炸了”,陸珊抬頭看著高高的懸崖峭壁,感歎的地說,高文和也抬頭看著時隱時現的下江村,回答說:“及時除掉下江村這個日本人信號點,除掉了隱患,日本人也很狡猾”,一個浪頭拍了過來,拍在船舷上,濺起的浪花衝擊著甲板,高文和一伸手,緊緊摟住了陸珊。

客輪過了下江村段,江麵寬闊了許多,水勢平穩,遠處帆船點點,水鳥紛飛,孤帆遠影碧空儘,唯見長江天際流,陸珊被眼前的景色感染,心裡湧起無限的鬥誌,美好的江山,還在遭受日寇的蹂躪,一定要把日本人趕出華夏去。

嘉陵——013客輪客艙上下兩層,底層是硬座,一般的都是短途旅客,或者窮苦的百姓,因為是客貨混裝,甲板上,底層的客艙內,都堆滿了各式貨物,雜亂得很,陸珊幾個人的艙位在二層包廂,上下臥鋪,晚上可以休息。

在二層客艙包廂內,李久福有些興奮,去夏陽執行任務,還順帶著遊覽了長江,李久福上船前準備了幾隻燒雞,預備路上吃,他撕了一隻燒雞大腿遞給了赫平,“赫參謀,來一隻雞大腿,你見多識廣,長江和夏陽你都來過嗎”。

赫平接過雞大腿,笑了笑回答:“你這是讓我說書啊,看在這隻雞大腿的份上,那我就說一段”,赫平正了正身子,接著講述了自己在長江上的一些經曆。

赫平是湘西人,十幾歲時隨叔父到夏陽求學,畢業於夏陽第九中學,叔父赫江民是一個商人,經常往來於山城,金陵,夏陽之間,所以赫平少年時經常隨叔父遊曆長江,十多年前赫平就來過山城,有一次做客船時還遇到過劫匪。

赫平口纔好,娓娓而談,大家聽得入迷,高文和羨慕的說:“赫參謀,你真了不起,少年時就走過這麼多地方,哎,我一直待在桂北老家,十幾歲參加桂軍,也到過很多地方,但不是在打仗,就是行軍,長江經過幾次,都是匆匆而過,這樣乘船遊覽,還是第一次”。

“遇到劫匪,你們是如何脫身的”,高文和聽說赫平在長江上遇到過劫匪,來了興趣,“劫匪搶走你什麼了”;赫平笑了笑回答:“一聽劫匪,你就緊張,實際上劫匪也風好多種,我在長江上遇到的劫匪,是一夥義匪,隻搶有錢富人和大官,對普通人很少理會”

陸珊聽說赫平少年時在夏陽求學,興趣大增,問:“赫參謀,你在夏陽上過學,對夏陽也一定很熟悉呀”,赫平點點頭,回答:“我在夏陽待了三年,幾乎走遍了夏陽大街小巷,和同學們到處遊玩,夏陽南部的大箐山,景色很美,還有湖泊可以釣魚,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聽說日本人占領了大箐山”。

看到赫平一副黯然神傷的樣子,一定是想到景色優美的大箐山也被日軍占領了,陸珊拍了拍赫平的肩膀,安慰說:“赫參謀,不要太難過,有機會我們還要去大箐山看看,夏陽霞光路你去過嗎”。

陸珊話入正題,赫平回答:“夏陽城霞光路,去過幾次,我在夏陽時,哪裡有幾家外國領事館,是意大利國租借地,霞光路居住的大部分是外國人,意大利人,荷蘭人占大多數,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外國領事館,外國人,陸珊心想,如果現在還是原來的樣子,意大利國租借地,日本人估計國際關係,一定不敢胡亂作為,看來貓頭鷹把接頭地點選在夏陽城霞光路,還是有這方麵考慮的,自己幾個人行動更方便一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鐵血巾幗,鐵血巾幗最新章節,鐵血巾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