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巾幗 第一百零五章 設伏福祺記酒樓

小說:鐵血巾幗 作者:輕舟遠房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源網站:siluke

-

昌城也屬於皖北山區,不過是山區和平原的結合部,縣城南部處於一個山坳中,北部是平原,既有山區的綺麗,又有平原安靜,人口有幾萬人口,在民國時期也是一個繁華的城鎮,有十幾條街,隻不過大都是磚瓦結構的平房,偶爾有幾棟樓房。

昌城絕大部分街路都是青磚的,隻有幾條板油路,南馬路就是一條板油路,馬路寬寬的,也是昌城一條繁華的大街,街道兩側商埠林立,中午時分,陸珊和高文和緊緊地依偎在一起,來到一家名叫福祺記的酒樓門前。

高文和身穿紫色夾克,金絲眼鏡,陸珊身著黑色的皮褲,灰色短夾克,波浪長髮,堪堪一對富家情侶,福祺記酒樓很氣派,是昌城比較有名的酒樓,門前一副對聯:福來福往客迎四海;祺天祺地香飄萬家——福祺百味。

對聯金色牌底,黑色篆體大字,顯得氣派而祥和,陸珊和高文和推開福祺記的酒樓的大門,進入福祺記酒樓大廳,福祺記酒樓是旋轉門,這在民國時期還是少見的,顯得很時尚,一個夥計看到來了兩位富家少爺小姐,趕緊過來招呼:“二位,少爺,小姐,歡迎光臨鄙店,樓上是雅間,樓下是大廳”。

也許因為是中午,福祺記酒樓的客人並不多,“啊,有一位盧先生定位了,盧先生到了嗎”,高文和客氣地問到;夥計把一個白羊肚毛巾搭在肩上,恭敬的彎腰回答:“啊,是盧先生的客人,盧先生已經到了,二樓雅間202,樓上請”。

“二樓雅間202客人兩位”,夥計喊道,引導者陸珊和高文和向二樓走去,福祺記酒樓一樓大廳鋪著鬆木地板,地板基本上是原色,刷著清油,二樓木質樓梯,也是鋪著鬆木地板,樓梯和地板刷著深紅色油漆,顯得高貴而神秘。

二樓雅間202在南側,房間很寬敞,中間是一張圓圓的餐桌,可以坐十幾名客人,幾乎可以說是落地窗戶,顯得雅間202大氣灑脫,因為是夏季,窗戶大開,通風良好,東西牆上掛著幾幅華夏傳統山水畫。

陸珊和高文和進入雅間202,看到盧江早來了,盧江身穿灰色長衫,灰色男士禮帽,顯得很古板老舊,看到陸珊和高文和進來,趕緊站起來,讓二人坐下,回身把雅間的房門關好,“二位,辛苦了,先喝一點茶,我已經點好幾個小菜,一會兒就上來”,說著,盧江在陸珊和高文和對麵坐下。

陸珊客氣的說:“盧先生,不用客氣了,我們瞭解一下情況就回去,不在這裡吃東西了”,盧江搖搖頭回答:“陸參謀,這個就不用客氣了,來到福祺記酒樓,不吃飯,會引起懷疑的,放心吧,我在福祺記酒樓有股份,也算是這裡的老闆了,不會有太大的花費”。

“浦誌這個人,非常謹慎”,盧江話入正題,“我觀察了一段時間,浦誌出入都帶著保鏢,具體住在哪裡,很難掌握,不夠我今天早上那得到一個訊息,浦誌明天中午請客,地點就是福祺記酒樓,預定的房間就是這個雅間202”。

“啊”,陸珊聽說浦誌明天請客,地點就是福祺記酒樓雅間202,站起來在房間了來就走了幾步,“時間確定麼,他要宴請什麼人”,盧江回答:“我聽說浦誌是皖北本地人,家就在廬城,這次來的是他家裡的一些親戚,七大姑八大姨,為了顯得自己有麵子,就在預定了福祺記酒樓”。

高文和也站起來,走到寬寬的落地窗前,樓下是南馬路,行人不多,偶爾有汽車經過,畢竟是縣城,繁華程度和廬城不能比,馬路對麵是一排磚瓦結構的平房,紅瓦灰牆,各色小販的叫賣聲不絕於耳。

高文和緊緊的觀察了一會兒,馬路斜對麵的一處瓦房引起了高文和的注意,這一處瓦房舉架很高,比其他人家的平房高出一大截,屋頂幾乎和福祺記酒樓看齊,屋頂上有煙囪,還有一圈矮矮的紅磚圍牆。

這個瓦房福祺記酒樓東側,距離雅間202大概有一百五十米左右,是個狙擊的好地方,一個作戰方案在高文和的腦海中形成,利用瓦房屋頂與雅間202高度一致的地形,狙擊浦誌,這麼遠的距離,自己和李久福都有把握。

高文和轉回身,看著盧江問道:“盧大哥,能夠確定浦誌明天來的時間嗎,他一般會坐在那裡”,盧江回答:“可以確定,他本人給我打的電話,不知道浦誌從何處得知,我是福祺記酒樓的股東,因此想在酒菜費用上打打折,我已經爽快的答應了,還說一切費用全包在我身上,估計這個便宜浦誌不能不占”。

陸珊看著高文和,兩人對視了一下,高文和點點頭,意思是有把握了,陸珊轉向盧江說:“盧先生,來了七八個人,浦誌會坐在那個位置”

盧江站了起來,在窗戶前麵踱了幾步,回身把手放在一把靠背椅子山,這把椅子正對著敞開的窗戶,要高一些,椅子靠背是紫紅色,特彆突出,其他椅子靠背都是黑色的,還要低矮一些,“這裡是主位,一般主人都會坐在這裡,肯定的是浦誌請客,應該坐在這個位置”,盧江肯定地說。

高文和點點頭,接著說道:“盧大哥,有一件事不好把握,就是在浦誌就餐的時候,這個窗簾不要拉上”,高文和抖了抖窗戶一側灰白色的紗簾,“如果這個紗簾拉上,我們就冇有把握了”,盧江想了想,回答:“這樣吧,浦誌來福祺記酒樓,是想讓我給他免單,我接著這個機會也會來到雅間202,見機行事,確保窗簾一直打開著”

陸珊看到高文和胸有成竹的樣子,心裡也有了底,插話說:“盧先生,辛苦你了,你要做的不漏聲色,不能引起他們的懷疑,要保護好自己”,盧江回答:“一切都很自然,我上來敬酒順利成章,不會引起懷疑的”。

在雅間202簡單地吃了一點東西,告彆盧江,陸珊和高文和從福祺記酒樓出來,來到福祺記酒樓東側哪家瓦房的對麵,纔看清楚這一家客棧——唐家客棧,門前有一塊牌匾,白底紅字,客房寬裕,七折優惠,還供應優惠香菸。

高文和低聲說:“陸參謀,我想好了,我和李久福埋伏在房頂,利用煙囪做掩護,一百五十米左右的距離,應該是有把握,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和李久福同時開槍”。

陸珊抬頭看了看唐家客棧房頂,房頂艾牆上掛著一串串玉米和紅辣椒,滿滿的農家風情,“文和有把握嗎”,陸珊有些擔心地問,“你們在上麵,會不會有人懷疑”,高文和笑了笑回答:“不會有人會懷疑的,在我們山裡,這樣的房頂都用來晾曬糧食的,幾戶人家通用,可以互相走動,冇有人注意這些”。

“我和李久福,今天晚上就住到這裡,扮成做買賣的商人”,高文和說,“明天早晨我們爭取上到房頂,隱蔽在煙囪後麵,你和江嵐守在福祺記酒樓警戒,如果浦誌來了,就通知我們一聲,赫參謀和魯明在街口負責接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鐵血巾幗,鐵血巾幗最新章節,鐵血巾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