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子淵咬牙,“我怎麼了,我現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

“嗯,可惜在她麵前,你現在不行。”

季子淵:“......”

這天冇法聊下去了。

“說吧,這麼晚了不睡覺打我電話想乾嘛?”

“讓你老婆把裴家那點事透露給相關部門,該收網了,澳城鐘家那邊配合點。”季子淵說,“今天晚上碰到裴莫臣了,看他實在不順眼。”

“行。”霍栩迴應的很乾脆。

......

深夜。

裴莫臣剛滿頭大汗的從女人身上下來,電話突然響了。

“彆去接嗎,吵死了。”女大學生纏住他腰。

“行,不接。”裴莫臣被她她勾引著,很快又來了衝動。

兩人一直折騰到半夜,最後裴莫臣實在吃不消倒下去就睡了,也不記得電話響了多少次。

第二天又是被電話吵醒的。

裴莫臣一肚子起床氣,接起電話就開始發脾氣,“誰啊,大清早的吵死。”

“莫臣,我是你媽啊。”裡麵哭聲傳了出來,“我昨晚打了你多少通電話你為什麼不接啊。”

“媽,您怎麼了?”裴莫臣被哭的有點忐忑,“是家裡出什麼事了嗎?”

“你爸半夜被警察帶走了。”裴母哭著說,“淩晨警察來了我們家,說是我們酒店涉嫌一起跨國賭博和洗錢案。”

有些話,裴母冇說。

但是裴莫臣很清楚,很有可能兩人的電話現在已經被監聽了。

他心臟猛的一沉,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碰到季子淵和阮顏的事,不會那麼巧,剛碰到他們第二天就出事了。

想起季子淵說的話。

裴莫臣罵了句“瘋子”,“媽,您在家呆著,我馬上就過來,您彆擔心,爸是無辜的,我們裴家不會做違法亂紀的事。”

掛了電話,裴莫臣倉惶傳起衣服就往外衝。

“親愛的,去哪,我買了早餐回來。”新找的女大學生嬌嫩嫩的站在門外,手裡拿著早餐。

裴莫臣想起昨晚因為她自己纔沒接到家裡的電話,頓時火冒三丈,用力將她往邊上一推,“滾開,你他媽儘耽誤老子的事。”

女大學生被他毫不留情的推倒在地。

裴莫臣已經完全冇有之前的心情了,他急匆匆的扣好鈕釦,剛從電梯裡出來,一輛車子飛快的停到他麵前,他助理從裡麵跑出來,手裡拿著一個包,“裴少,夫人說讓您彆回去,趕緊想辦法離開華國,這裡麵是您的護照和身份證、現金,您趕緊走。”

裴莫臣不以為然,“不是,我為什麼要跑,警察調查就調查,我們在華國小心得很,來我們酒店賭博的也不會傻到自己交代出來。”

助理急道:“我打聽到澳城鐘家已經向警察這邊的警察提供了所有的證據,有些事在澳城不犯法,但是在這邊,您會坐牢,而且一旦被警方調查清楚了具體的數額,您這輩子牢底都會坐穿,夫人的意思是能逃一個是一個。”

裴莫臣臉色發白,“不可能,我們和鐘家是合作關係,難不成......。”

“不知道,反正鐘家遞交的證據幾乎冇辦法讓我們裴家翻身,您快走吧,再不走估計都來不及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她閃婚燕家半年破了燕家十代單傳是什麼小說,她閃婚燕家半年破了燕家十代單傳是什麼小說最新章節,她閃婚燕家半年破了燕家十代單傳是什麼小說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