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74章祭出法器

功法之力被消解,薑重和薑影最為清楚。

原本打算分開對蘇淵出手的兩人,終於是感受到了危機。

他們收起了原本的高傲。

薑影更是勾起了唇角,冷冷的望過去:“果然是我薑影看中的男人,的確值得姑奶奶我費些精力。”

說著,薑影微微一笑,邪魅的眼神,鎖定了蘇淵,周身的氣息也開始節節攀升。

原本操控的毒蠍九魂術,也冇有了後繼之力,僅僅是阻擋著蘇淵攻擊之力更加的接近。

她手中一晃,一柄暗紅色的旗子便出現在她的手中,旗子上散發著暗紅色的光芒,融合了周遭黑色的力量,如同九幽之中的幽冥之力,讓人心驚肉跳,畏懼難安。

“紫雲幡!”

薑影尖銳的聲音傳遍整個比鬥場,手中的棋子卻高高的升起,暗紅色的光澤也變得愈發強盛,連帶著薑影的身形都被籠罩在暗紅色的範圍之中。

暗紅色的範圍在迅速的擴散,甚至包括著蘇淵所靠近的範圍,也都被光澤迅速的圍繞波及。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這是……蚩尤仙器紫雲幡!”

紫雲幡乃是上等仙器,威力強大,攻擊不凡。

即便是在蚩尤族之中,也已經數千年冇有尋找到對應的主人。

傳聞,得到紫雲幡的人,必須要得到紫雲幡的認可。

隻要能夠讓紫雲幡認主的人,便可以踏入到蚩尤部族的禁地之中,甚至有可能得到蚩尤的靈力魂力。

紫雲幡的威力也十分的強大,當初在蚩尤的帶領之下,橫掃四方,滅掉對手無數,

今日若非是蘇淵展現出來的實力,讓她心驚又意外,她也不會輕易的動用族中給的紫雲幡。

“能逼得我動用紫雲幡,已經是你莫大的榮幸了!”

薑影望著蘇淵,陰沉的聲音裡帶著透骨的冰寒還有遮掩不住的傲氣。

薑重也是一樣,拳頭上的力道更重,手中的大棒子閃現,散發著寒光的眸子裡充滿了暴戾之色,那種眼神和他之前對付炎泉的時候的樣子是一樣的。

台下圍觀的眾人見到兩人的模樣,目光更更加的專注。

尤其是炎族的眾多族人,望著天台之上的兩人的反應,有人驚呼了一聲。

“慘了!”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蘇淵必須要承受兩人的攻擊。

身為蚩尤一族的變態青秀,兩人同時動真格,那可意味著蘇淵要真正的以一敵二。

若是兩人還保持著之前的戰略,為了自己的顏麵並冇有同時出手,說不定蘇淵還有機會。

可冇想到兩個人這麼快就被蘇淵逼迫的動用了真正的實力,還一起聯手,這情況就十分糟了!

看台周圍的眾人都是神色各異,心情各不相同。

就連王向東和顧紹忠在人群之中也都緊張了起來。

“蘇淵這一次玩的也太大了!”王向東都心有憂色。

顧紹忠頭都不回,緊張的望著蘇淵。

實力提升之後,對於危險的判斷也更加的敏銳。

即便他們在台下,可顧紹忠依舊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天台之上的薑影和薑重有多麼的可怕。

“老蘇這次會不會玩脫了?他一向不是狂傲之人,做事穩重,這一次怎麼就被迷了心竅呢?”

“看來你還是不太瞭解他。他哪是被迷了心竅?你不覺得他是為了替炎泉報仇嗎?”王向東一撇嘴。

鬼纔信蘇淵是迷了心竅,魯莽行事。

他和蘇淵打了那麼多的交道,蘇淵什麼時候會魯莽?

蘇淵的計劃打的溜著呢!

隻是,他真的能夠以一敵二嗎??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蘇淵的身上。

薑重和薑影都準備動真格的了,所有人都想知道蘇淵究竟要怎麼應對。

即便是之前忐忑無比,心中暗惱的炎龍,也露出了疑惑之情。

“紫雲幡!”

“元始碎魂棒!”

薑影和薑重幾乎是同時出手,低沉的聲音也在天台之上傳出。

手中的法寶,各自占據著半邊天空,似乎要將蘇淵給徹底的撕裂砸碎。

“去死吧!”

兩人幾乎是同時開口,語氣中不蘊含任何的感情。

蘇淵靜靜的望著兩人落下的攻擊,身形後退了五米,雙手凝聚的虛空之中,黑白兩道光芒,緩緩的凝聚,凝聚成一頂玄奧的大鼎,其中的漩渦飛速的旋轉,即便是天地似乎都被大鼎攪動,像要將天都給完全收入到大鼎之中。

“閻羅鼎!”

大鼎懸浮在蘇淵的頭頂之上,他雙手托住,神秘的漩渦已經在虛空之中形成一麵屏障,似乎要將所有落下來的力量都吞噬到其中。

一時之間虛空之中隻剩下三人的攻擊和防禦之力。

沉悶的聲響,時不時的響起,似乎三人的攻擊和防禦都不過是過家家一般隨意,好像誰也奈何不了誰。

力量僵持的瞬間,之前還充滿擔憂的眾人這才發現,蘇源掌控的閻羅鼎,竟然能夠將紫雲幡和元始碎魂棒上的力道都給吞噬的大鼎之內。

即便是這般聲勢浩大的攻擊,暫時都無法傷到蘇淵分毫。

“冇想到閻羅的實力竟然這麼強!怪不得他之前會主動的挑戰蚩尤一族的兩人!”

哪怕是之前一直擔憂蘇淵的炎族族人,此刻也都露出了激動之情。

以前無論是什麼時候在麵對蚩尤一族的變態青秀之時,他們的心中都是會不由自主的心生敬畏恐懼的。

而蘇淵的出現終於是終結了這一切,讓他們又重新看到了一絲的曙光。

尤其是炎蘇更是滿臉激動,眼中的崇拜之色更濃。

之前在卒中敗在蘇淵的手中,又多虧了蘇淵幫助他,引導他,才能夠讓他從渾渾噩噩的狀態之中清醒過來。

如今蘇淵更是為了炎泉主動的挑戰,蚩尤一族的兩名變態青秀,原本在心中流動,的那些驕傲都暫時的收了起來,隻有難以言說的崇拜和敬畏。

蘇淵絲毫未曾關注看台周圍的人們的反應,這時操控著閻羅鼎高速的旋轉,吞噬著落下來的力量。

隻是兩種的力量並不相同,再加上力量磅礴,閻羅鼎也變得十分沉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蘇淵林初墨小說最新章節,蘇淵林初墨小說最新章節最新章節,蘇淵林初墨小說最新章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