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慕寒_夜潛 第4章

小說:池慕寒_夜潛 作者:離婚前妻拒不複婚 更新時間:2022-09-27 12:42:44 源網站:書去搜

-

他的聲音冷若寒潭:“情趣是嗎?跟他玩那麼大,跟我就做木頭,怎麼,在你眼裡,是我池某人不配你有反應?”

夜淺垂在身側的手,緊了又緊,可想到即將到手的自由,她還是很好的控製了情緒,冷淡的回道:“池總若需要我有什麼反應,下次可以提前告訴我,我......”

她的話,仿似刺了池慕寒的逆鱗。

他一把扣住她的後腦勺,低頭懲罰性的吻了下去。

他倒要看看,這個女人沾著血,能玩出怎樣的情趣。

可夜淺卻側過臉,冷冷的避開了他的唇。

池慕寒鄙夷的冷嗤,低頭湊在她耳畔,暗啞的聲音,夾著令人無法逃避的威壓:“看來,那老東西的確如傳聞那般,在床上的把戲不少,才半個小時,他的把戲搭上你的情趣,就讓你收不迴心了。怎麼?你這是怪我平常對你的手段太單一、太客氣了,嗯?”

夜淺聽著池慕寒的羞辱,心中早就掀不起什麼波瀾了,她隻是奇怪,池慕寒最近為什麼這麼反常?

她回道:“池總把我丟出去,不就是為了取悅林總嗎?我隻是按照您的要求,完成您交給我的工作而已。”

池慕寒眸子冷眯,握住她肩膀的手緊了幾分,直接低頭咬住了夜淺的耳珠。

夜淺吃痛,心中隻覺厭惡。

她翻身想要掙紮,可池慕寒的力氣卻很大,讓她避無可避。

索性,她停止了反抗,眸色冰冷直視著房頂,歎了口氣的道:“池總,我身上這麼臟,至少要洗乾淨,才能進行下一場吧。”

他的目光再次落到夜淺唇邊被暈染的口紅,犀利的視線,彷彿能將人一寸寸的剖開,令人毛骨悚然......

他直接坐起身,將夜淺拖進浴室,打開了蓬頭,對準她邊沖水,邊要撕扯她的衣服。

夜淺看出了他的意圖,索性低著頭抬手,一顆、一顆的擰開了自己襯衣的釦子......

看著她這副無所謂的樣子,池慕寒眸中透著冷意,直接將蓬頭往旁側一摔,把她橫抱回房間,丟到了床上。

他再度傾身覆住,對她狠狠的吻了起來。

夜淺一動不動的躺在那兒,閉上雙眸,慢慢地消化著一切的屈辱。

快結束了......

她想。

隨後,她不願再看他一眼。

看到她這副視死如歸的表情時,池慕寒眼底的穀欠火,瞬間被澆熄......

他索然無味的直接起身,從齒縫裡透出了深深的嫌惡:“既然出來賣,就該有出來賣的自覺。剛剛你說,我要是需要你有反應,你會配合?”

夜淺冇想到用來應付他的話,也能被他拿出來講。

她睜開眸子,表麵鎮定,心裡緊張。

隻見池慕寒倏地一笑,垂眸看她,“那我要,從今以後,你都要像剛剛伺候林總一樣伺候我。”

他說完,側身躺在了床上,眸色犀利的睨著她,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現在就開始,取悅我!”

夜淺坐起身,看似平靜的視線下,掩藏著池慕寒看不到的驚濤。

五年了,他明明也厭惡透了自己,如今這樣......到底是想乾什麼?

她正遲疑著,忽然覺得頭腦一陣發昏,四肢無力。

緊接著,她眼前一黑,身子就向旁邊倒去。

意識徹底消失前,摔下床的痛並冇有如期傳來,反倒手臂被人抓了一把,隨後她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醫院裡,夜淺醒來時,天都已經亮了。

她微微轉了轉頭,看見自己手背上吊著點滴,旁邊坐著池慕寒,他正在低著頭看手機。

夜淺微微一怔,池慕寒把她送到醫院來了?

他是一夜冇走,還是剛來?

等池慕寒抬眸看來的時候,夜淺已經收斂了眼底的詫異,一臉平靜的道:“池總,謝謝你送我來醫院。”

見她這副冷淡的樣子,池慕寒一向清冷的眸子裡,爬上了厲色。

他雙腿自然的交疊著,手指輕輕在膝蓋上叩擊,眸光審視的凝著夜淺那張,似乎永遠都不會再露出任何真實情緒的臉。

良久後,他挺拔的身子微微前傾,湊近夜淺耳畔,低醇的嗓音,透著絲絲邪佞:“不用謝,畢竟,我還等著你養好身體,日日討好我呢......”

夜淺麵上不露聲色,心裡卻著實一驚,她有些不安,因為她越來越看不清,池慕寒的用意了。

池慕寒的手指,輕輕撫過她玉白的側臉,“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跟老男人玩情趣,怎麼就能把自己玩到失血過多,昏迷住院的,嗯?”

夜淺藏在被子下的右手,下意識的抓緊了床單。

當時,她為了既能自保,又不得罪林成輝,所以就摸出刀子,劃開了自己的手腕,眉眼帶笑的說,要玩就玩點刺激的,如何?

林成輝看著她不要命的樣子,自然也不想背上人命官司,罵了一句‘瘋女人’就立刻離開了。

池慕寒凝著她沉默的神色,想到昨晚,也隱隱猜到了什麼。

他冷嗤一聲,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起身要走。

可就在他轉身的刹那,身後突然傳來了清冷的聲音。

“池總,我們提前結束合約,離婚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池慕寒_夜潛,池慕寒_夜潛最新章節,池慕寒_夜潛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